当前位置:首页  »  欲望都市  »  女佃户奶头长

女佃户奶头长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人气:超高  时间:2019-09-21

“张大牛,我是谁你知道不?”周横挑了挑大拇指,指着自己道。

“周少爷,小的当然知道。”躺着床上的大牛虚弱的回答道:“不知道周少爷来小的这可是为了收租?”

“屁话,不然我家少爷会跑到你这狗窝难道是为了吃饭?”杨管家一脸狐假虎威,眼睛还色眯眯的往躲在大牛媳妇身后的张家妹子身上扫来扫去,又给周横介绍道:“少爷,这小子的媳妇叫秀儿,妹子叫小梅。”

“滚一边去,狗一样的东西,少爷我说话,轮到你来插嘴?”周横作势欲踢。

杨管家马上换上一副媚笑:“是……是……小的多嘴,小的多嘴。”

周横清了清喉咙对大牛道:“大牛啊,你爹当年就是我们周家的佃户,刘老头也给我说了你的事儿,这租按道理,少爷我是应该给你免了的。”说完顿了顿,等张大牛一家露出一脸感激的表情的时候,又装出一脸为难的样子继续说道:“可是啊,大牛,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今天是想免了你的租子,就怕例子一开,这……你是个忠厚老实的,就怕其他奸滑的,也装起病来躲租,这事就不好办了,你说是吧。”

张大牛眼见事情有了转机,苦苦哀求起来:“周少爷啊,你看我家这模样,实在是交不出租子了,为了给俺看病,俺媳妇连嫁妆全都拿去当了,她还挺着个大肚子,要不……要不您宽限段日子,等小的腿好了,小的给您补上?”“可这收租规矩可是我家祖上订下的,不好破了例啊。”

周横也是一脸为难:“要不,让你媳妇和妹子去我家做几个月工,做些缝缝补补的事,也算是有个交代?”

杨总管一听这话,心里大赞一声:“还是少爷高啊,实在是高,等这两个女的进了周家的门,这还不想咋样就咋样,少爷就是少爷,厉害……”

张大牛一听这话急了:“不行啊,少爷,俺媳妇挺这个肚子,俺妹子年纪还小,这……这怕是要给少爷添乱子啊。”

杨管家看周横阴下了脸马上跳出来道:“给脸不要的狗东西,我家少爷这是在抬举你,别给脸不要啊!”说完继续劝了几句。

可张大牛就是吃了秤砣,死活就是不答应。

这边周横早就不耐烦,眼见张大牛软硬不吃,哪里还安耐得住:“干你娘的狗东西,今天少爷我就把话说敞亮了,少爷我看起了你家媳妇,让他伺候老子几天,这租子就这么算了,不答应……老子拆了你的狗窝,这人还是要跟老子走!”说完跳上床去就要抓人。

张大牛大吃一惊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撑起身子死死抱住了周横的小腿,周横回身就是一脚,刚好踢到张大牛头上,可怜张大牛本就虚弱,被这一踢,直接昏死了过去。

周横还要再踢,却被秀儿尖叫一声,抱住了腰,使劲想要拉开殴打丈夫的恶少。周横大手一张,掐住秀儿的脖子,只是片刻功夫秀儿已是脸色通红,待周横一松手,人已是软软倒在了床上。

“不识抬举的东西,老子看的上你媳妇,是你的福气。”周横还觉不解气,又一口浓痰啐在了张大牛的脸上。转身抓住躲在床角瑟瑟发抖的周家小妹子,往杨管家身前一推道:“赏你了,老货。”

“谢少爷赏,谢少爷赏。”杨管家大喜过望,抱住小姑娘就开始上下其手。

在小梅的叫声中,周横一脚把昏死过去的张大牛踢到床下道:“给老子腾个地方,本少爷现在要好好疼疼你媳妇。”说完抓住秀儿的衣襟用力往两边一撕,那孕妇独有的大奶子顿时弹了出来。

秀儿惊叫一声,双手努力抓住被撕破的衣领想要遮住胸前的奶子。

周横那会让她得逞,捉住秀儿的双手一提,秀儿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那对大奶子也在这一提之下的上下乱抖,直晃的周横眼都花了。周横顺势曲指在奶头上弹了一下,这奶头也跟着抖动了起来。

“畜生……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放开我……放开我!”张家媳妇双脚乱踢,想要逃离周横的魔掌。

在张家媳妇的骂声中,周横一手提着她的双手,一手对着她的奶子左右开弓就是一顿猛扇,怒骂道:“老子让你叫,老子让你不识抬举。”

原本白嫩滑腻的双乳,在周横的巴掌下逐渐红肿,显得更大了。扇了几十下,直到秀儿的骂声渐弱,这才用大手抓住红肿的奶子开始揉弄。

“小贱人……说……你的奶子怎么这么大?妈的,是不是怀了贱种,所以小贱人的奶子就变大起来的?等你生完这个贱种,是不是会更大?妈的……奶晕这么大一圈,还黑,奶头也有老子的拇指粗了,一会少爷我不但要操你的贱B,还要操你的奶子,操你的奶头,我操,你还说你不犯贱,你自己看,少爷我刚扇玩你的奶,你他娘的居然奶头硬起来了!咦,这奶头原来可以这么大的?哈哈,有趣,有趣,一会你给少爷我撸鸡巴,少爷我给你撸奶头咋样?”

原来秀儿的奶头天生就比常人大上不少,怀孕后又长大几分,被周横一打,居然有了周横半拳长短。

张家媳妇羞愤欲死,这奶头的事本来就让自己羞于启齿,眼前更被这恶少如此调戏,只想晕了过去,任由泪水顺着脸颊跌落到红肿的胸部。可转头看着晕倒在床下的丈夫,又不想在恶少面前屈服,一边倔强的咬住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一边向丈夫求救:“大牛……救救我……大牛!”

周横顺着张家媳妇的目光看向躺在地上的张大牛,呵呵一笑道:“怎么?还指望这个废物来救你?他救不了你的,他今天只能躺在地上看着……看着老子玩他老婆的奶子……看着老子用大鸡巴棍子操他老婆的骚B。”

“不会的,大牛哥一定会来救我的,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秀儿大声反驳道。

“还嘴硬,好好!”周横扔下手中的小媳妇,跳下床道:“老子倒要看看你的大牛哥有什么好,让你这样信任他?”说完一把拉开张大牛的裤子,低头看了看道:“操,我还以为他多厉害,你这样护着他,原来也就是这么个货色……我呸……”说完还往张大牛的下体吐了口口水。

那边的杨管家也抽空从张家小妹的身上抬起头来,望了一眼,露出口中的大黄牙笑道:“这狗东西的卵子,肯定没办法跟少爷您的大屌比啊,少爷天赋异常,是男人中的男人,今天让这小媳妇开开眼,别看她现在闹的凶,这操过之后啊,肯定离不开少爷您了。”

“哈哈,有道理,有道理。”周横哈哈大笑,对杨管家的恭维很是受用:“不过,既然这小媳妇一会离不开本少爷,那这张大牛的卵子岂不是也没啥用了?”说完对着张大牛的下体就是两脚。

哪怕是张大牛在昏迷中,整个人也是痛的缩成了一团。

“别打他……别打他……你打我就好了,放过他……放过大牛哥!”张家媳妇看到丈夫要害被打,顿时软了下来,苦苦哀求道。

“怎么?心痛啦?没关系,那是因为你没尝过本少爷的大鸡巴,等你试过滋味,马上就会忘了你男人的小鸡鸡的,哈哈……哈哈哈哈!”周横说完,退下裤子,胯下的大鸡巴虽然还没有完全勃起,已是有四五寸长,随着周横的走动一甩一甩的打在大腿内侧,发出“啪、啪”的声音。

“你……你……你不要过来!”张家媳妇两声捂住胸口,惊恐着往床脚退去,刚退了几步,背后一震,已是退到了墙边。张家穷,床不并不大。

周横得意的甩着自己的大鸡巴,慢慢走到床边,抓住张家媳妇乱踢的双脚,一用力就拖了过来,张家媳妇拼命并拢的大腿在周横的蛮力下被轻松打开。周横伸出食指,慢慢在那丰满下体的肉缝上滑过。

张家媳妇浑身一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尽然挣脱了周横的手,又退到了床脚。

“哈哈……你跑的了吗?小娘子?”周横淫笑着,在张家媳妇的惊恐中,慢慢凑到她的跟前,伸出刚才抚摸她下体的食指,按到张家媳妇的小嘴上,低声道:“本少爷的脾气可不太好,你今天乖乖让老子操便罢了,如果没让本少爷泄了火!哼哼……老子就打死地下那个狗一样的东西!”“别……别打他,我……我……我让你操,只要你不打他,周少爷,我让你操,让你操!你放过大牛,放过大牛吧!”张家媳妇看着痛成一团的丈夫,又看着一脸戾气的周家恶少,内心的坚贞终于在现实的绝望中崩溃,知道今天自己难逃魔掌,只指望能用自己的清白身子换来丈夫的平安。

“这就对了嘛,乖……来,把腿张开,先让少爷看看你的B,少爷我还没看过怀着孩子的B呢?”周横大喜道。

秀儿泪眼朦胧的看了看看丈夫,机械的缓缓打开了自己雪白的双腿,这是她第一次让别人看自己羞人的地方,以前丈夫也只看过自己的奶子,小B虽然被丈夫操过,但却从来没有让他看过,没想到今天就要被这恶少看去。

“乖,真乖。”周横的手顺着秀儿的大腿缓缓向上抚摸,在秀儿的绝望中,终于还是抚摸到了她的阴部。

周横的手掌捂在秀儿的阴埠大力搓揉,拇指则隔着亵裤寻准阴洞的位置轻轻的揉了几下问道:“这是哪里啊,小娘子?”

秀儿阴部吃痛,却一脸倔强,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知道,自己越是呼痛求饶,这个蹂躏自己的恶少就越是开心。

“老子在问你话呢,贱货,不出声是吧?给老子倔是吧?”周横看出了秀儿的心思,那会让她得逞,拇指使出蛮力就是往秀儿的阴洞里大力一插。

秀儿娇嫩的小B和那薄薄的亵裤哪里挡的住周横的蛮力,只见周横的拇指竟然捅破了亵裤,直接插入了小妇人干燥的B洞里。

“啊……”秀儿惨叫一声,感觉自己的下体好像被撕裂一般。

周横这才不慌不忙的抽出拇指,看着自己的杰作调笑到:“哈哈,小娘子,你的裤子破了一个洞啊,我看看,透过这个洞刚好可以看到你另一个洞,嗯,这里面的洞粉粉的,可是有点干,不过没关系,一会被少爷我一操,这洞就会出水,变成水帘洞了。”说完又把自己的大鸡巴顶到秀儿的阴洞口比了比,继续道:“这洞有点小啊,一会本少爷的大肉棒看来是有福气了,这么小的洞插起来,肯定很紧啊,娘的,你看,少爷的马眼看到你的小洞洞都开始流口水了。来,跪下,然后用手把你的两个骚奶子托起来,少爷现在要先玩玩你的大奶头,这洞好是好,少爷我已经玩过不少,可这么大的奶头,少爷我还没玩过呢。”

秀儿害怕的浑身发抖,一手挡住自己的胸部,一手拍开了顶住自己阴洞的大鸡巴,也不说话,只用倔强的眼神狠狠的盯住眼前的恶少,这已是她自己最后的反抗。

“还给老子倔是吧?”周横狞笑了一下,回头对旁边忙的不可开交的杨管家道:“老狗,去,给本少爷狠狠的打那个小鸡鸡张大牛,要往死里打。”

“是,少爷!”杨管家听到少爷的吩咐,不情不愿的放下捏住张家小妹奶头的手,拖住她的头发,走到昏倒在床边的张大牛处就是一顿猛踹,口中还念念有词:“让你坏了老子的兴趣,让你坏了老子的兴趣。”

“别打他啊,求求你们别打他,周少爷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听话,不打他的,你会放过他的。”秀儿看到丈夫昏倒了还要被殴打,急忙按照周横的意思,跪起身子,用手托起自己的奶子哀求道:“周少爷,我托……托好了,你让他别打了。我听话,我会很听话的……”

“娘的,现在少爷对你没兴致了,就想看着这张大牛被打!打,给我狠狠的打,你没吃饭啊,老狗!使劲打!”周横看都不看秀儿一眼,只是吩咐杨管家狠打地上的张大牛。

秀儿一手托住自己的奶子,一手拉住周横的衣袖,继续苦苦哀求道:“求您别打了,周少爷,求你……求你别打了,你看,我已经按您说的把奶子托好了,您来……您来操我的奶头,我错了,别打了,我会听话的,你看我的奶头那么大,操起来很舒服的,您刚才不是说要撸秀儿的奶头吗?秀儿的骚奶头都硬起了,就等少爷您来撸呢。”

“贱货就是贱货,非要本少爷动手。好了老狗,继续去搞你的柴火棒吧。”吩咐完杨管家,周横挺着的鸡巴凑到秀儿的奶子上,想了下,又握住鸡巴根部,用自己的大龟头在秀儿的脸上蹭了几下,看着秀儿想躲又不敢躲的样子,得意道:“对,早这样听话不就没事了?非他娘的犯贱!”感觉蹭起来不过瘾,又用大鸡巴抽打起秀儿的小脸:“你这个贱货,我抽死你,贱货。”

秀儿跪在那里不敢躲,只得一边用脸迎接周横大鸡巴的抽打,一边道:“我是贱货,周少爷说我是贱货,我就是贱货。”说完嚎啕大哭。

周横在秀儿脸上抽打了十来下,直到秀儿脸颊通红,这才又握住沾满秀儿泪水的鸡巴对准她的奶子道:“把奶子托好了,奶头对准老子的鸡巴头,嗯,对准了,要是少爷一会没操准,你男人又要受罪了。”

秀儿只好挺起胸部,一手托住奶子,又怕没对准周横的鸡巴头,又分出一只手夹住自己的奶头,这才对周横道:“周少爷,我弄好,来操秀儿的奶头吧!”

周横将自己的大鸡巴对准秀儿奶头的正中央,先用鸡巴头在秀儿的大黑奶头上敲打了几下,然后猛的一顶。

可怜秀儿的大奶子就这样连同大黑奶头被恶少的鸡巴顶进去了一个凹洞,秀儿感觉奶头上传来一阵剧痛,惨叫一声,整个身子都随着剧痛抖了好几下。

周横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整个龟头都陷入了秀儿奶子里面,龟头的周围被秀儿的乳肉包裹着,滑腻温暖,马眼原本顶住奶头的地方更是好像破开了什么东西。周横好奇的缓缓把鸡巴往后退了一点,这才看到自己刚才的那一顶,居然破开了秀儿的奶头洞,自己的大龟头上的马眼有一小部分已经操进了秀儿的奶洞里面。

“这……?这奶头上居然有洞?这奶头上的洞居然还可以被鸡巴操?”周横自己都大吃一惊,紧跟着一阵狂喜涌上心头。

周横完全不理秀儿的惨叫,用手握住秀儿的大奶头使劲往已经操入一点马眼的龟头上撸,一边又用力挺起鸡巴往秀儿的奶头里操,竟然整个龟头前端的马眼都被他操入了秀儿的大奶头。

“爽,真他娘的爽,原来这女人的奶头还可以被鸡巴操,乖秀儿,你真是生了一对好奶头,少爷爱死你了。来……你把自己骚奶头握紧了,少爷我今天要好好操一下你的大黑奶头。”

秀儿不敢反抗,强忍着奶头的剧痛,用手握住自己的奶头,方便周横的大鸡巴头往里操弄。

在两人的努力下,周横的大龟头竟然操进去了一小半。周横哪里还安耐得住,腰一挺就开始操起秀儿的奶头来。

“周少爷,求……求你轻点,秀儿的奶头好痛啊,要被撑破了,求您……求您轻点。”秀儿人不敢动,怕坏了恶少的兴致,只好低声哀求,希望周横能轻一点操自己的奶头。

“秀儿,你的奶头操起来好舒服,少爷忍不住就用力了,谁让你的大骚奶头操起来这么爽,你在握紧点奶头,对……对……就这样,你的奶头在吸少爷我的马眼,娘的,还好像有水喷到少爷的马眼上了,这奶头也能操出水吗?”周横半闭着眼睛,一边抽插着秀儿的奶头一边道。

那边按住张家小妹正准备提枪上马的杨管家闻言回头一看,大叫道:“少爷,少爷……你把小娘子的奶头操出奶了,这小娘子的奶子厉害啊,少爷那么大的龟头居然可以操进去,而且还能出奶呢。”

周横睁开半闭的两眼一看,果然秀儿的奶头上流出了雪白的奶水,混合着丝丝鲜血正顺着自己的鸡巴棍往外流:“哈哈……老狗你看啊,这奶头不光流奶水,还被少爷我操的流了血,感觉少爷我这是在给小媳妇破瓜一样。”

杨总管抱紧了张家小妹,不让她挣扎,四十多岁的老鸡巴一挺,夺走了这个可以做他女儿的小姑娘的贞操,在张家小妹的尖叫呼痛声中回答道:“少爷,这小娘子的奶子肯定没被人操过,你这就是破了处啊,破了她奶头的处,少爷厉害,也只有少爷这样会玩的人,才能想到操奶头的玩法,小的佩服……佩服!你看,小的就不会那么多的花样,小的只会操B。”

“老狗,这小姑娘叫你爹都嫌你年纪大,好他娘的操别人的B,真不是个东西,一会操完别人,让她认你做干爹,免得你去祸害其他的小姑娘,要操……操自己的女儿去。”周横回道。

“是……是,我都听少爷的,这张家小妹现在就是我女儿了,女儿啊,爹疼你啊,爹以后啊不操其他女人了,就操乖女儿……啊……啊……女儿爹要射了,射到你的小B里面了。”杨总管的老鸡巴一阵乱抖,射出了自己的存货。

“没用的老废物,这才刚插进去就射了……带着你的乖女儿滚到一边去,看少爷我怎么弄女人的。”周横一边操着秀儿的奶头一边不屑的看了杨总管一眼,一脸的鄙视。

随着周横的抽插,秀儿的奶水越流越多,在奶水的润滑下,周横的鸡巴越加抽插的顺畅起来,完全没有了开始的干涩,那一阵阵的快感也随着抽插的节奏向周横袭来。

“秀儿,你的骚奶头有了奶水后,插起来更爽了,你把你奶头周围的奶肉都给少爷我挤起来,让你的大奶头包住少爷的大鸡巴头,再用你的奶肉挤住少爷的鸡巴沟,对就这样,少爷要把自己的存货全部射进你的奶头里。”

秀儿不敢再违抗周横的话,在他的低声嘶吼中,按周横的要求努力的挤起自己的奶肉,好让自己的奶子更好的包裹住恶少的大鸡巴。秀儿知道周横快射了,她只想赶快结束这一段噩梦。

在秀儿的努力配合下,周横再也忍不住那阵阵的快感,精液在鸡巴的搏动中,一股一股的全都射进了秀儿的奶头里。

周横长出了一口气,看向依然跪坐在哪里低泣的秀儿,自己的精液混合着奶水慢慢的从秀儿的大奶头里流出,又跌落在那雪白的奶子上,精液中还夹杂着奶头被自己大鸡巴操破而流出的红色血迹,更显得这小妇人凄美动人,只想将更多的暴虐倾注在她身上。

“老狗!”周横转头对还在一边喘着粗气的杨管家道:“让你的乖女儿把他嫂子的奶子、奶头给本少爷添干净了,看看她柴火棒子的身子,这不管是她嫂子奶头里面流出的奶水,还是本少爷鸡巴里射出来的精水,都是他娘的好东西,别浪费了,正好给你女儿补补,都说吃那儿补那儿,说不定过上几年,你女儿的奶头会长的和他嫂子一样大,到时候少爷还可以来操你女儿的奶头。”周横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淫荡之极。

“少爷果然深谋远虑。”杨管家讨好的笑了笑,用脚踢了踢趴在地上抽泣的张家小妹道:“没听见少爷的吩咐?还不滚过去把你嫂子的奶子添干净,特别是少爷的精水,这是少爷怜惜你这些狗一样的东西,专门赏给你补身子的,别趴在这里装死,给老子利索点。”

小梅还是个孩子,自己的大哥被人打的不省人事,平时疼爱自己的嫂子被恶少用大鸡巴操破了大奶头,而自己更是被这个自称要做自己父亲的猥琐老男人毁了清白,可是还能怎么办?自己如果不听话,大哥会被他们打死的。

小梅不敢反抗,听话的来到秀儿面前,也跪坐下来,先伸出自己的小舌头,小心的舔净嫂子奶子上的奶水和精液,又张开小嘴,温柔的叼住嫂子的大奶头,一边轻轻吸吮奶头里面的精液,一边用小舌头刮去奶头外面的血迹,仿佛想通过自己少女纯洁的小嘴和香舌,舔去嫂子所受的屈辱一样。

周横一边躺在床上休息,一边将一只脚抬到秀儿的胸前道:“来,用你的大奶子给少爷按按脚,少爷今天赶了半天路,又操了你奶头半天,也有点累了。”

那脚汗臭无比,秀儿却不敢怠慢,,将那臭气熏天的大脚抵在自己胸部上,尽量让大奶子可以包裹住恶少的臭脚,然后开始用奶子四下搓揉起来。

“嗯……嗯……好奶,舒服……舒服啊……”周横只觉自己的脚陷入一片温热柔滑之处,那脚底更是被秀儿微硬的大奶头抵住磨蹭,那舒爽,让他恨不得将整个身子都陷入进去。

“好啊……好……嗯……别光用奶子,低头,张嘴,把舌头伸出来,给本少爷把脚指头含进去,好好给我舔。”周横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秀儿的按摩,一边又道。

“什么?这恶人竟然还要让我给他吸脚指头?”秀儿楞了一下,握住周横臭脚的小手抖了抖。

“怎么?又不听话了?”周横睁开微闭的眼睛,瞟了秀儿一眼道。

“没有,秀儿很听话的,秀儿……这就给少爷吸脚指头。”秀儿吓了一跳,慌忙低下头,张开小嘴含住恶少的臭脚,舔吸起来,同时按照恶少的要求,伸出小舌头把周横的脚丫子也反复舔舐,生怕周横生气,自己的丈夫又要被打。

“乖,好好舔!”周横这边对秀儿说完,另一边又用另一只脚踢开还在给秀儿清洁奶子的小梅道:“舔干净了就滚一边去,还吃上瘾了不成?”周横把另一只臭脚踩到秀儿刚被清洁干净的奶子上,岔开自己的脚趾夹住秀儿的奶头,脚趾猛的用力并紧再缓缓往外拉。

秀儿的大奶头被恶少夹的扁扁的,又被缓缓拉长,终于在奶肉的牵扯下,缓缓挣脱了恶少的脚趾,“啪”的一声又弹回了原来的位置。

“周少爷,求您……求您怜惜下秀儿的奶头吧,刚才您把秀儿的奶头都操肿……操破了,别夹了,奶头……奶头好痛,要被少爷扯掉了,要是被扯掉了,少爷就没奶头操了。”秀儿胸口吃痛,急忙求饶。

“好好,本少爷怜惜秀儿,不夹你的大奶头,我们……操他娘的……”说完翘起两脚的大拇指,对准秀儿的奶头就操了进去,不几下就在秀儿的呼痛声中弄的奶水横飞。

周横插了数下,感觉脚抬在半空太累,招手让小梅过来跪趴在自己跨下,将大腿放到小梅的肩上,小腿则让小梅撅起的屁股托住,看到小梅的小嘴位置正好,又顺势把自己的大鸡巴捅进了小梅的嘴里,一边用脚趾奸淫着秀儿的大奶头,一边用大鸡巴猛操小梅的小嘴。

那恶少的大鸡巴,在少女娇嫩的嘴中,渐渐又恢复了元气。

周横急不可耐的推开胯下的小梅,将挺着大肚子饱受凌辱的秀儿扑倒在床上。那薄薄的亵裤在恶少的蛮力下被轻松撕开,秀儿孕妇的骚B就这样裸露在了恶少眼前。

“娘的,好嫩的B,你家大牛都不操你的吗?要不是小娘子挺着身子,本少爷都以为你还是个处呢。”周横疑惑道。

“没……没有的事,大牛哥很爱秀儿的,只是后来秀儿有了身子,大牛哥又摔坏了腿,这才……这才……”

“我就说嘛,果然是没有福气的东西,放着这么好的嫩B没办法享受,今天就让本少爷来替天行道。”周横说完,掰开秀儿的大腿挺着大鸡巴,对准秀儿的B洞腰一用力就将自己的龟头顶了进去,没有任何的前戏,秀儿的B洞很是干涩,还好有了小梅唾液的润滑才使得周横的奸淫如此顺利。

秀儿清楚的感觉到一个鸡蛋大小的东西顶开自己的B洞,有力的向着自己的阴道深处插去,自己本以为只会被丈夫插入的阴道,今天却被他男人的大鸡巴挤入其中。

秀儿张大了嘴,却没办法发出一点声音,只能缓缓转头看着昏迷的张大牛无声的哭泣着:“对不起……对不起……大牛哥,秀儿没办法保住自己的清白了,秀儿的阴道终于还是被这恶少的大鸡巴操了进来,秀儿是真的……没有办法啊……秀儿现在只能努力保住大牛哥的性命,还有咱们的孩子。秀儿的身子不再干净了,秀儿对不起……大牛哥……”

周横用手指沾了点秀儿胸部的乳汁,一边缓缓抽插秀儿还有点干涩的阴道,一边用被乳汁湿润过的手指捏住秀儿的阴蒂轻轻的搓揉着。

秀儿本就一个良家妇女,自己的丈夫与自己同房时也是只会埋头苦操,经常还弄的自己疼痛无比,自己为此还曾生过几次闷气,今天在周横这充满技巧手法得操弄下,不觉起了女人本能的反应,阴道也开始湿润起来。

周横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秀儿阴道的变化,一边缓缓加快抽插的速度一边道:“还说自己不是骚货?小娘子,你的骚B洞子都开始流水了,本少爷这才操了多少下?你自己说说,看看……这水还越来越多了!”

“没有……没有的事,你在胡说……”

“哈哈……本少爷会胡说?好,没关系,你不信是吧?我让人证明给你看。”说完抓过躲在一边的小梅,当着小姑娘的面,“啵”的一声拔出了插进秀儿阴道的大鸡巴,问道:“好好看看你嫂子的B洞和本少爷的大鸡巴,告诉他,本少爷的大鸡巴上是不是全是她的骚水啊?”

小梅害怕的点头道:“是……是,周少爷的鸡巴上全是水,刚才抽出来的时候,鸡巴头的沟还有水线连着嫂子的肉洞。”

周横这才又把大鸡巴重新插回秀儿的阴道,得意洋洋的说:“看吧,本少爷没瞎说吧,你小姑子亲自作证,挺着大肚子,被丈夫之外的男人操出水的骚货,你现在的骚B洞子不但出水了,还开始变热了,现在说,你是骚货不?”

秀儿并不知道这是女人本能的反应,在周横的引导下,完全迷茫了起来,喃喃说道:“我真的是骚货?我被丈夫之外的男人操出水来了?”

“对!”周横肯定的回答:“你不光是被其他男人操出水了,你还是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当着你小姑子的面被本少爷操出水来了。”

秀儿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人都有点疯癫了:“我不是,我不是……”转头又看着自己的小姑子道:“我不是骚货,我真的不是的……你们相信我,相信我啊。”

周横用手在秀儿的下体抹了一把淫水,一边加大抽插的速度,一边把手伸到秀儿眼前,继续大声追问道:“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嗯,这是什么?”

秀儿看着周横手上的水渍,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内心已经有点崩溃,哭喊起来:“我不是骚货!!!这不是我的B水,不是的……”

周横把手上的淫水全都抹在秀儿的脸上,抓起秀儿来到床边,让她以跪坐的姿势面向躺在地上的丈夫,从秀儿身后再次用大鸡巴插入那已经湿滑无比的B洞,一边猛干秀儿的阴道一边对她说道:“用你沾满自己B水的脸看着那地上躺着的人,他是你的丈夫,你居然当着自己的丈夫,被本少爷干出了B水,你一会儿还会被本少爷操出高潮,你知道什么事高潮吗?就是你的淫水多的会连本少爷的鸡巴都堵不住,这水会从你的骚B洞子里流到床上,流到你丈夫曾经干你的地方。”说完用手握住秀儿的两颗大奶子用力一挤,两道奶水喷向了昏倒的张大牛。

张大牛被这奶水一激,竟然悠悠的醒了过来。迷糊间看到床上一个白花花的女人正被后面健壮的男人猛干,那女人的奶子竟然还在喷着奶水。

紧接着周横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看看你的骚货样子,还不承认,本少爷感觉得到,你的小骚B越来越热了,你不知道现在少爷的大鸡巴在你B洞里操的有多顺畅?你知道为什么吗……还不是因为有你的骚B水润滑,这女人啊……只要被男人操爽了,就会出水,让男人可以操的更深,操的更舒服……骚货,你现在还敢说你被操的不爽?”

张大牛在周横的声音中渐渐清醒过来,刚想动弹,就听到自己妻子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别说了,求你别说了……周少爷,我是骚货,我不光骚我还贱……求求你别说了……我承认……我怀着孩子,当着丈夫和小姑子的面被你操出水了!”秀儿终于崩溃了。

张大牛怒里张了张嘴发出一道干涩的声音:“秀儿,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坐了起来,勉强张开一双无神的眼睛,眼前的景象让他恨不得又晕过去。

自己的媳妇光着白花花的身子,脸上沾满了不知道什么液体,湿漉漉的,硕大的奶头还往外趟着奶水,周家的恶少则在她后面用力的挺动这下体。

“秀儿,你这是在干啥?刚才又在说啥?”这句话仿佛时候从张大牛喉咙的深处蹦出来的。

张大牛的苏醒让秀儿和周横都有点愣神,到底还是周横反应快回答道:“大牛啊,你媳妇刚才说她是个小骚货,本少爷操她操的很爽,你看到她脸上的水没?这都是刚才从她的骚B洞子流出来的。”

“不是的,他胡说,大牛哥你要相信我,他胡说的……”秀儿急忙辩解。

“哈哈,我……有……有……没有胡说,张大牛……你自己不明白?刚才你小媳妇的话你听得很清楚吧?”周横踹着粗气说道,一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这张大牛一醒,秀儿的小骚B因为紧张夹的好紧,自己快要射了。

张大牛的眼睛慢慢失去了光彩,指着秀儿道:“原来刚才我没听错啊,你这个贱人,淫荡货色,你……你……我要休了你这个骚货玩意,我们张家以后没有你这样的媳妇。”

“大牛哥,你要相信我……啊……”秀儿一声尖叫,周横猛的将大鸡巴顶在秀儿的骚B洞子最里处,一阵猛烈的跳动,恶少射精了,那滚烫的精液直接浇灌在秀儿的花心上,以前自己从来就没被男人顶到过这么深的地方,那滚烫的精液让秀儿再也没办法克制自己身体本能的反应,只觉花心里喷出一股水流,秀儿达到了高潮。

张大牛本来还有所怀疑,正待说话,就看到自己的媳妇昂起黔首,绷紧了身子,发出一声尖叫,一股水渍从被恶少插入的地方缓缓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流到了床上,瞬间就把床单打湿了一片。张大牛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这个荡妇,你还敢狡辩,看看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贱人,这性周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个贱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滚,你给老子滚,滚出张家,滚!!!”说完挣扎着抓起周横脱在地上的靴子用尽全力扔向了秀儿。

秀儿傻傻的完全不知道躲避,任由鞋子打在自己的额头。

周横今天骑马来的,穿的可是马靴,坚硬的鞋底划破了秀儿的额头,鲜血瞬间流了下来。秀儿也不擦拭,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张大牛,你他娘的找死是吧?”周横大怒,这么有味道的小媳妇要是被打坏了,自己在哪里去再找一个?撑起身子就要打死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却被秀儿死死抱住,周横不敢用力伤了秀儿,看到秀儿的额头还在流血,慌忙用自己的衣服按住秀儿的额头,又对杨管家吼道:“还楞着干嘛,给本少爷干死这个狗东西,敢动老子操过的女人,他娘的给老子打!”

秀儿抱住周横的双脚跪下:“别打他,周少爷,别打他,你答应过我放过他的,你答应过的……”

“好……好啊,好一对奸夫淫妇!”张大牛已经气的快说不出话来:“列祖列宗在上,我们张家没有这样媳妇,今天我张大牛休了你这个荡妇……”

听到张大牛抬出祖宗,秀儿知道自己被休已经是无法挽回,只能抱住周横的腿嚎啕大哭。

张大牛看了眼哭泣的秀儿,用尽全力吼道:“还不我滚!!!”说着喉咙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人也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秀儿惊叫一声:“大牛哥!”想要去扶,但浑身哪有气力,只好看向周横道:“周少爷,帮帮他,帮帮他!”

“妈的,晦气,这样的狗东西你还要帮他?罢了,罢了,今天就依你,谁让少爷我疼你呢?”说完转头对杨管家道:“还不去找大夫?狗一样的东西!”

看到杨管家慌慌忙忙的跑了出去,秀儿才松了口气,本想用自己的清白换来丈夫的性命,结果最后却是他的怒骂和休妻,再想到自己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孩子,抚摸着肚子茫然落泪:“我该怎么办,我以后该怎么办啊。孩子啊,娘该怎么办啊?”

周横乘势搂住秀儿柔声安慰道:“怕个卵子,以后本少爷养你了,谁敢欺负你,敢乱嚼舌头的,本少爷打不死他们。跟少爷我回周庄去,你以后就是我的乖秀儿,那张大牛不识货,不要你了,本少爷稀罕你,我照顾你一辈子!”

秀儿在迷茫间找到了依靠,用手轻轻抚摸着肚子,又看了看周横一脸心疼的样子,终于靠在了周横怀里,点头道:“好,我听少爷的,我去周庄。”

周横大喜过望,让缩在床角的张小梅帮忙给秀儿找了身衣服,两人穿戴完毕,正巧杨管家也带着大夫冲冲赶了过来,周横又交代了几声,这才带着秀儿走出了房门。

看着被大夫救治的张大牛,秀儿松了一口气,嘱咐小梅好好照顾她哥哥后,两眼含泪跟着周横离开了这个自己生活了一年的地方。

【完】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