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萝莉小说  »  色魔和52名幼女

色魔和52名幼女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人气:超高  时间:2019-09-21
不知是我选择了疯狂,还是疯狂选择了我。 
如今,铁窗里,我咀嚼着苦涩,也回忆着过去。我的身后,是落红满地,你知道么,我诱奸52名少女。 

我是一名乡村教师,我那穷得叮当响,我教了几十年,仍一无所有,我曾幻想桃李满天下,可是,几封贺卡算得了什么。 
于是,我选择了疯狂,我盯上了女学生。 
我们那所穷,可是是出产美人的地方,十二三岁的女娃更是水灵,掐一下可掐出水。你可知道那滋味。 
我首先选择了班长,因为她最漂亮。 
她今年十岁,一双大眼,一张小嘴。她在作文中表达了对我的喜爱,你看,她来了。 

她来了,带着我的心跳。 
“老师,你看看我的作文吧,”她俊俏的脸上绽放着微笑。 
“我看看,哦,《我的老师》,写得我么?”我放低着声调。 
“是呀,我就是写得你呀,”她的脸上一脸的无邪。 
“喜欢我么?”我的手轻拍她的肩。 
“我喜欢你。你总是那么爱我。”她的脸上露出了红晕。 
“我也爱你,我们看你的作文吧,这一句不错,这一句。。。。。。”我拖延这时间,一只手揽她如怀。“你改改吧,我方便一下。” 
时值中午,校园静无人语。下手吧。 
“小华,你真漂亮”我回到座位,一直手轻揽她的细腰。 
“老师骗人,我哪里漂亮?”她笑着。 
“你在我眼中最漂亮,你爱我,我也爱 你,我想亲亲你”我的手更紧了。 
“老师,你真的喜欢我?”她没动,歪着头看我。 
“真的,我最喜爱你了,又漂亮,有爱学习”我说着,闭着眼亲了过去。它的小嘴真甜,能咀嚼出香味。一只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她的屁股,那真软。 
“老师,我怕。”她偎依得更紧了。 
“怕什么,有我呢。”我疯狂的亲着,搂着,摸着。一只手伸向她的裙子,伸向她温暖的小妣。那正等我开发呢。 
“我怕,”她娇喘着。 
“别怕,你那的小妣都湿了,让我玩一会吧”我抱她上竹床,横在床沿,掀起裙子,褪下内裤,她没毛的阴部展现在面前。哪里真美,我的宝贝早已弹起。撩开裤,它整装待发。 
一点一点,宝贝沿她阴部挺进,一边轻抚她的脸,“疼么?” 
“疼,一点点。”她看着我,面无表情。 
“坚持就是胜利,那时你就舒服了。”事不迟疑,我举根进发,它的阴道紧紧的包围着我,一点一点,进入,进入。一道膜挡住了它的去路。“疼么?” 
“不怕。”她显出大无畏的气概。 
“好,我爱你,”我同时用力一顶,破网而入,血,溅在她的阴部,渐在我为她垫的洁白的纸上 


(本故事根据《法制世界》中真实故事改写,请网友自重) 

从那以后,我的班长小华成了我忠实的性奴,她也渐渐喜爱上了这项活动。这不,她来了。周日的上午来到我家,我爱人带孩子上姥姥家了。 
天哪,她竟然没穿内 裤。一边给她放着黄碟,一边摸弄着它的小妣。她在我的操练下,那里是圆滑,那么湿润。来吧,引她上床。 
我的宝贝在她哪里进出着,很快,她哪里竟然流出水来,要知道,她才十岁呀。 
我轻轻的干着,细细的品味着,像一个酸涩的苹果,仔细品味着她的滋味。 
足足二百多下,我泻了,泻在她光滑的肚皮上。 

我和小华享受三年愉快的时光,我们不知干了多少回,但她的学习竟一点没拉下,同事们还夸我教导有方哪。后来,她考上了初中,考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学,她一去不复返了。 
我呢,后来也当了小学校长。但我的欲望却一发不可收了。小华走了,还有更多的小华等着我呢。 
我贪婪的目光搜寻着,盯着这些三年级的小女生。我是这班的主宰,这学校的主宰。我是高超的猎手,一遍一遍地搜寻着我的猎物。 
她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叫小静。 
九月的阳光静静的照着,照在她如花的脸上。她欢快地跳着,和我一起走在这静静的小路。她是我班的体育委员,今天我们一起去河边,去找一个明天学生体育课练习洗澡的地方。学校太小,没有体育教师,体育当然由班主任带着。我们那时丘陵地带,地多人少,一条小河在离村很远的山谷穿过。 
“小静,学习愉快么?”没事找事得聊着,寻找着下手的机会。 
“可以呀,我跟着老是你进步最大了。”她闪动着漂亮的双眸,含情的说。 
“是么,只要听老师的话,你一定会考上大学的。考上大学以后干什么?”我暗下伏笔,只要听话,什么话都得听。 
“我当科学家”她高兴的说道。 
“你呀,最好去当歌星,红遍全世界。你那么漂亮,歌也常的好,一定行”我说。 
“我真的能当歌星么?老师,我漂亮么?”女孩都爱夸她漂亮。 
“真的,你真的很漂亮,只是胸脯没有歌星大。我们山区女孩的乳房都太小。”我故意逗她。 
“老师你真是,”她有些难为情了,不过好奇心立刻占了上风,“怎样叫它大呢?” 
“我有办法, 不过你不能给别人说,记住了么?”我一步步引诱她。 
“好啊好啊,老师你快告诉我。”她急着说。 
“到河边了,咱们往西走走,先找个明天洗澡的地方,一会儿我在告诉你,咱先洗澡怎样?”我带她到山谷走去。 
“我还不会怎么办?”她说。 
“我教 你呀,这不错,没人,先把衣服脱了吧,我到那边去脱。”我欲擒故纵。很快脱了衣服,下倒水里。 
“老师,等等我。”她也脱了衣服,跑到了水里。只穿一个小裤头。“你还没告诉我呢?” 
“你知道美国的歌星麦当娜么,”我在水里托着她的身体,她像美人鱼一样滑嫩。“她五岁都有男朋友了,她的乳房像碗一样大,可受崇拜了。” 
“有男朋友都大么”她紧紧贴在我的身边。 
“当然了,她五岁就和她的老师做爱了,她老师常摸她那”,我说。 
“是什么呀”她天真的问。 
“这儿,”我便说,一只手摸了摸她的乳房,一只手摸了她的小妣。“你想大么,喜欢老师么,让我摸摸吧。” 
她惊奇的睁大了眼睛。 
“听老师的话,你一定能当歌星的。”我的 手伸进了薄薄的裤头,一个手指慢慢捅进了她的阴户。她只有九岁,更嫩了。 
“老师,我怕。”她小声说。 
“不要怕,小静最听老师的话,快,到那边山坳里。 
那里有一块光滑的石板,四周都是树木。她现在赤裸裸的躺在那里,像一条砧板上的鱼,等着我开膛破肚。我亮出我的宝贝,钻进了窄窄的阴户。 
“疼,”她小声说着。 
“一会儿就不疼了,小静最坚强了,你不是当歌星么,歌星最回这个了。”我鼓励着,一边缓缓的抽动,一边欣赏着她的美体。她真是一条美人,洁白如玉。只是乳房还没长出,想到这,两手拈住乳头,轻轻抚摸着。 
“老师,我痒”她轻轻的说。 
“这就对了,它慢慢的就变大了。”我一边说,一边顶破了她的处女膜,大幅度的抽动起来。 
那个黄昏,我悄悄的干了她两次。 

“李校长,你在么?” 
“谁呀,请进。”那天中午,我正要午睡。昨天晚上,又偷偷干了小静,真实妙不可言。但也太乏,正想休息。不想诱人敲门。 
“我呀,我是黄宣的妈妈。”一个少妇妩媚推门而入。 
黄宣,我的脑海立刻闪现一个漂亮的模样。她在我班学习不好,但个子最高,虽然只有十二岁,胸脯已经显山露水。尤其母必有其女,她的母亲如今坐在我面前,乳房几乎顶住了我。 
“李校长,她爸不在家,这一学期的学费能不能免掉啊?”她的眼瞄着我。 
“不能啊,”我说了一大堆理由,表示爱莫能助。 
“这样行不行,”她敞开了胸脯,撩起了裙子,竟然没穿内裤,看来是有备而来。 
大大的乳房诱惑着我,厚厚的阴唇召唤着我,我怎能拒绝呢? 
她的功夫真好,一会儿就让我气喘吁吁,一泻入注。 
“李校长,小宣学习不好,你要多辅导她呀!”她轻飘飘的走了,她满意而去。 
一次要免掉300元,这女人太狠了,还要我辅导,辅导,等着吧,我要好好地捣捣你的女儿。小宣,你的阴户准备好了么? 

“黄宣,进来做。”我招呼到。 
“老师,你对我真好,我的学习好多了。”她怯生生的坐着。 
难得星期天,难得校园没人。我用补课招来了她。“听老师的话,就会进步,来坐在我身边,我好辅导你。” 
“老师,我的作文总不会写,你叫教我吧。”她说。 
“古语说,作文应该‘风头、豹尾、猪肚'”我轻揽她的细腰,一边说“就是说,开头要像凤凰的头那样美丽,中间相猪的肚子那样充实,结尾像豹子尾巴一样响亮。” 
“老师,我还是不懂,你再说说么”她撒娇说。 
“打个比方吧,作文就像你们女孩子,开头就像你的脸蛋那样漂亮,中间就像胸脯,乳房要大,结尾要像小屁股那样圆满。像你一样老师都喜欢了。”一边说,一边在她的身上比划着。 
“老师,你坏。”她撅着嘴。 
“喜欢老师么,让我亲亲你的脸蛋。”我的觜吻住了她的嘴。我的手抓住她的乳房, 她挣扎着,一会儿就停止了。我不她放在椅子上,褪去她的裤子,天哪,她的那竟流出水来。提着宝贝上去,进入她的阴户,竟没有半点障碍。 
后来,她告诉我,她八岁的时候,她父亲在一天晚上干了她。如今,她已有四年性史了。 

那真是难忘的星期天,刚送走了黄宣,小静又来了。 
“我看见黄宣了,老师,你也和她那个了吗。”这小妮子也会吃醋了。 
”没有啊,我只爱你一个,她妈妈叫她给我送东西了。” 我搂着她,亲吻着她,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裤子。她今天打扮的特别漂亮。 
“我想你”她说。 
现在的小女孩,爱情片看多了,真好哄。 
“我也想你呀,小静。”我的宝贝顶破了裤子,还等什么。我飞快的吧她抱上床,横在床沿,褪去了她的裤子,搂起了她的上衣,经过几次的操练,她的乳房比原先大了一些,她的阴道也宽了几许。磨枪上阵,进入,在进入,别慌,慢慢的,她还是九岁的小女孩哦。碾这乳房,进入着。 
你听,那时花开的声音。 
(本故事根据《法制世界》中真实故事改写,请网友自重) 
10。 
在山坡上,在田地里,在办公室,在家里。我和小静、黄宣度过了美好的三年时光。当然,我是分别找她们。但她们很快就要上初中了,叫我怎不心痛。 
记得小静上学前的夜晚,我们一起到了第一次做爱的河边。 
月光下, 她更显得楚楚动人。但我们很快脱光了衣服,搂抱在一起。三年的操练,她的乳房大了许多,完全不像十二岁的少女,当然,她的阴户也大了许多,我的宝贝已经在那里进出自如了。 
我让她躺在青石上,全根大举进入,没多久,她就流出许多蜜液。那里更加滑腻,我足足干了三百多下,一泻如注,灌满了她整个小洞。 
后来,小静没考上高中,竟到南方做了三级片的演员,她完全成了波霸。黄宣哪,初中毕业也早早嫁人,当然,风流韵事不断。 
我又一次陷入了寂寞。但毕竟不太遥远。 
11。 
新学期到了,我重新轮回到三年级。我是校长,可以上那个年级,但为了全局,更为了我的私语,我选择三年级。 
为何,一二年级太小,五年级太短,我不容易培养目标,三年级最好,女孩都是八九岁,这正是女人最美丽的时光啊。 
12。 
我邪恶的目光盯上了何婉。 
她梳这两个小辩,穿这迷你裙,一蹦一跳进入我我办公室,在这暮色的黄昏。 
“老师,你找我?”她兴奋的说。 
“我想让你当班长,可以么?”我先用官爵来诱惑她。 
“行啊,我最想当班长了,一直没当上。”她更兴奋了。 
“黄鹂也想当呢?”我欲擒故纵。 
“那,怎么办?她学习比我好。”她失望了。 
“没关系,只要你听我的话,我就让你当。”我不动声色的说。 
“真的么?我能当班长?”她仰起迷人的小脸。 
“真的,来到我身边来。”我拉着她,搂住她细小的腰区,“听我的话,班长就是你的了。” 
她果然不动。 
我亲吻着,一只手伸进她的裙子,褪掉她的内裤,一个手指寻找的她的阴户,她那个小洞像桃花源的入口,直到我把她平放在床上,才找到踪迹。 
我的宝贝在那里研磨了许久,才一点点的进入。 
我似乎听到蓓蕾的绽开。 
13 
真是大收获。那天我一连弄了两个女孩。 
那天,何婉来了,我不由分说便褪下榻的小裤,放在椅子上,架起双腿之捣蜜洞。经过几次的训练,我已经在她哪出入自如了。我正玩的起劲,不想们被推开了,一个女孩探身进来。天呐,我竟忘了关门。 
她就是黄鹂。 
我连忙抽出老二,一把抓她过来,忙插好了门。 
“来,我和你们做游戏,不许出声。”我抱起了她。放在床上,又把何婉也放到哪里。并列挨着。我继续抽动起来。另一直手解开黄鹂的裤子,“听者,这是我们的秘密,谁也不许说出去。” 
时候到了,我抽出老二,送进黄鹂的小阴户,那未曾开采过的处女地,嘶嘶的冒着热气。 
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14 
机会来了。 
一个小女孩在校园掐花,被我带进了校长室。 
如果是别人,我批评几句就会完事,但她实在漂亮,我怎能让她溜走哪。 
她叫张红,今年十二岁。 
先让她写检查,等放学在收拾她。 
她哭哭啼啼的坐下,背影实在楚楚动人。 
终于校园安静下来,我的机会降临了。 
“你知道这是违反纪律的么?” 
她惊慌的点点头。 
“你知道会怎样处分你么?” 
她摇摇头。 
“会让你在全校大会上亮相,会给你开除处分。” 
“不,你别这样,求你了”她哀求到。 
“好吧,你必须听我的话'”我抱起了她,放在床沿,动手解她的裤子,她果然不动,像一只羔羊任我的大鸟捅进了它的阴户。 
漂亮女孩,滋味“妣”竟不同。 
15。 
我的身下压着何曦。 
她是送作业时被我留下,我又用常用的伎俩占有了她。 
我喘着气,小心翼翼把她摸了个遍,有小心翼翼的品味着她的芳香 
她也只有十一岁,她的阴户却透着芳香,让我沉醉。 
16. 
我就是国王,我就是上帝。在没有监督的社会里,野心急剧的膨胀着。 
我已不再满足于小打小闹,曾化三年时光只占有一个女孩。 
我射,我要把所有漂亮的女孩都成为我的性奴。 
这不,我的身后跟着何婉和何风,我想一箭双雕。 
没多久,她们就乖乖的躺在办公室的床上,我喜欢把她们放在床沿,高高架起他们的双腿,这样更能清晰地看到他们的花蕾,干起来也带劲。我先干了何婉,让何风站在一旁,经过几次训练,我已经能在何婉的小阴户自由的出入了,我满满的干着,以致何婉发出叫床的声音,何风看了张红了小脸。 
时机成熟,我也让何风一样躺着,一只手轻抚她的花蕾,慢慢进入,抚弄一会儿,便拔出我的老二,插了进去。 
她发出一声微吟。 
你知道么,她们是姐妹俩。是的,我都干了她们。 
17。 
黄昏。一抹云蔚。 
校园静悄悄,我巡视一番,心里盘点者我的猎物。她一定也是小小的乳房,一条线的阴户。她正在我的小屋写作文。 
我特意留住了她。 
她叫柳方,今年十二岁。 
不几下,我就解除了它的全副武装,她赤条条地躺在我的面前。抚摸着小小的乳房,探视着狭狭的小洞,小心拔出我的宝贝,在洞口小心的研磨,伺机而入。 
她的洞太小,我只能进入小半截,但我已经满足了。 
她是属于我的,我须漫漫的“操”练她。 
18。 
有一天中午。 
柳方和刘溪云留在我的小屋。我拥住她俩,先亲吻柳方,又要亲吻刘溪云。 
“我不,”她挣脱出来。 
“好吧,你在外边等着,不许给别人说”。我从不勉强。 
她出去了。 
我很快剥下柳方的裤子,拔出老二钻进她的阴户。经过前次的开拓,她的处女地已经呲呲冒着热气,虽然依旧艰难,但推进还比较顺畅,这不,已穿破除女膜,直抵纵深处。 
血,溅在洁白的纸上。 
我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回味。咀嚼。她们刚刚离去。虽然刘溪云没弄,好在来日方长。 
门被推开了,刘溪运站在床前。我惊讶的做起来。 
“我比柳方漂亮,你给我两元钱,我就叫你玩。”她说。 
原来,回家路上,柳芳向她扬起一元钱,并买了两角钱的冰棍。每次,为了笼络这些女孩,我总是给它们一元钱的。 
“哦,好吧,脱掉你的裤子。”我大喜过望,得来并不非功夫。 
她脱下裤子,露出莹莹玉户。 
这次,我没有怜香惜玉,垫好白纸,让她躺在床沿,依旧老汉推车,架其她的两腿,直刺进去。她疼得叫出来。我连忙捂主她得嘴,一边放慢速度,但并不停止,足足抽了三百下,方才射了进去。 
精液灌满她的阴户。 
我出乎她意料的给了她三元钱,她高兴的接过钱,一瘸一拐跑了。 
山村的女孩,毕竟没见过世面。 
19。 
不知何时,我喜爱起收集自己干我处女血和阴毛了。 
在无人的夜里,一边欣赏它们不同的形状,一边嗅着它们特有的味道。一边回想和她们做爱的情景。她们大多因为年龄太小,阴户也光滑无毛,偶尔长出一两根,就变得莹莹可爱。 
我欣赏着,殊不知它们成了我日后的罪证。
0% (0)
0% (0)